🔥香港白姐图库-腾讯网

2019-08-24 00:39:22

发布时间-|:2019-08-24 00:39:22

在火车站对面坐上到马坝的车再转小巴到樟市,到罗坑时已经9点多了,大家到小镇转了一下,同时也采购了一些临时食物,有鱼和白菜,对还有一个油豆腐,准备到山上美味一餐。此时天才微微亮,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我想再等一会,等天气变好一点再走。我们蹲了一晚的5个帐可怜的背包,全给结成冰粘在一块了。这次来哈巴,我们的盼望、梦想,就是促动我们前行的亮光。路线:新洞-上斜-峡洞-高幛顶-大草坡-船底顶-乱石坡-水渠-平坑-罗坑(两天)(实际用了三天)背包重量40斤(男)28斤(女)12月29号3点坐上往韶关的火车,经过4个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了美丽的韶关。这时没人敢再出去帐篷外面,出去两分种基本不会走路的那种,大家衣服都是湿的,只有拿备用衣服换上,由于衣服都有用垃圾袋包着,所以没有湿,但睡袋没有另外包,长期在这种风雨的吹打下,背包防水功能也不起作用,有很大部分都湿掉了,没法盖,更可恶的是半夜时帐篷给吹断了支架断了一支,没办法只,整个帐篷塌了下来,开始5个人在里面还可以撑一下,但时间长了没办法,最后决定重新在支另一个帐篷,旁边不远有块相对平缓的空地,虽然地面有很多石块,但总比现在塌掉的地方好,大家在老杨的指导下合心合力重新支起了一个帐篷(这次我们带了三个双人帐,都是双层防雨的)就这样,5个人缩在一个帐篷里保持体温,狂风发出呼呼的声音撕打着帐篷。7)还是有些兄弟姐妹提前返回了,逍遥子、K2、小迪、蜗牛“走在我前面的兄弟走在我寂寞的回忆曾经在帐篷里聊的话题如今再每人提起”歌声里,我开始怀念一起走过的时光3人生有很多的遗憾,遗憾里也有很多巧合,队伍里最年轻的小梁在攀登途中头盔不慎遗失,滚落峡谷时与石头磕碰发出的声音,却无意中被另外一个人听到并查看,赫然发现旁边还有一个跌倒的人,然后发出了求救,跌落的这个兄弟最后得救,此头盔的摔落善莫大焉!李兰教练说:鼓舞我们前行的,是心底的亮光。免责声明本人系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自愿选择参加本次AA制户外活动,我充分了解活动过程中可能面临的风险,包括但不限于交通工具带来的危险,余震、洪水、泥石流,雷暴,塌方等地质与恶劣天气因素带来的危险,瘟疫、疾病带来的危险,第三人带来的危险,其他动植物带来的危险,等等。真的是见底了。我完全清楚上述免责条款内容和后果,并已通知家人和征得家人同意之后,签署上述免责声明。

四千八百米左右,一道雪坡摆在面前,队伍开始散开,从不同的方向往上或往下,清晰的看到有人开始下撤了。很不幸的是半夜里醒了来,一看手表,才九点半,这距离我原定起床时间还有四个小时,但我却再也未能进入睡眠。此时天才微微亮,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我想再等一会,等天气变好一点再走。很不幸的是半夜里醒了来,一看手表,才九点半,这距离我原定起床时间还有四个小时,但我却再也未能进入睡眠。

很不幸的是半夜里醒了来,一看手表,才九点半,这距离我原定起床时间还有四个小时,但我却再也未能进入睡眠。

1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晚上八点,云南迪庆州哈巴雪山大本营,海拔四千零八十米,我躺下床后,迅速进入了睡着了。我完全清楚上述免责条款内容和后果,并已通知家人和征得家人同意之后,签署上述免责声明。参与本次自助活动的有老杨(杨大哥,我们的领队)小洋(主要负责此次路线攻略)还有两位美女西西杨杨以及我。有时会因为路线和贫口花不少时间,但这也正好体现了我们每次户外的乐趣。而所有走过的--不管是白天还是暗夜里走过的路,都因我们为梦而付出,于己无悔。

能在这深山中吃到炖鸡真是有口福了。

以及我们爬山的队员头盔上的头灯,蜿蜒在上山的路上。

这是我们第一次远足,听很多朋友说船底是广东毕业路线,走完至少要两天,而且是负重,对体力要求较高,提前拉练是少不了的,我们选择了塘朗鸡公作为主要拉练路线。

即使当时情况比较艰难,老杨时而说些轻松的话题来放松下心情,老杨是东北汉子,低温天气对他来说习已为常,所以当时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好了进入正题吧。

即使当时情况比较艰难,老杨时而说些轻松的话题来放松下心情,老杨是东北汉子,低温天气对他来说习已为常,所以当时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加快脚步看前面有没有好的地势可以扎营,穿过一片树林又是一个陡坡,风越来越大,那时开始已经冷得有点受不了了,最后看到前面出现一个U型山口,那里是没办法扎营的,那里是风最大的,我们决定越过U型口到右边半山腰那背风斜坡扎营,此时此刻是进退两难,天已经黑了,手电也开始用上,最主要的是冷,说真的我宁愿零下跳到水里也不愿站着吹这么大风,我们5个人都冷得僵硬了,赶快拿出一个帐篷,5人合力支了起来,但手不听使唤了,好冷真的好冷,我当时只知道我的手指已经没感觉,没有办法拿好一支棍子,其它人我想都是同样的情况,五个人花了10分钟来支一个帐篷,这个时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太长了,估计再呆多10分钟没支好估计真给冻死不成。

雨小了很多,因为之前看天气预报不会有大雨,和考虑到包体积问题,不想再给40斤的背包增加负担,所以我们只备了一次性雨衣,最后发现包太大根本包不下,所以只能包着背包,我干脆穿着,因为包有防水功能,这些雨不至于包内的东西湿掉。

失望瞬间布满了我的脸庞,时隔十二年我才鼓起勇气重来,现在不幸折戟。四千八百米左右,一道雪坡摆在面前,队伍开始散开,从不同的方向往上或往下,清晰的看到有人开始下撤了。

我们继续往上,四千七百米的时候,休息间隙里,我穿上了冰爪,加上羽绒服。有时会因为路线和贫口花不少时间,但这也正好体现了我们每次户外的乐趣。

“那天花园客栈”里,波姐亲自下厨,我们从七点半一直喝到凌晨......2以下为部分片段:1)波姐摇摇晃晃的拿着酒盅走过来说,没有酒了,舀不出来了,请小虎教练帮忙,小虎教练展现出他和泡酒的缘分,硬是在缸底里继续舀出至少两斤。

过了水库大概200米后往右边岔口直接进入小盘山路,也就是峡洞方向,上山大概几十米后发现又有岔口,在盘山小路的右边有个岔口直接向山,比较陡,但看样子是比较成熟的路线,这是一条捷径,上升几十米后发现又跟原来的小盘山路会合,我们继续走捷径小路直冲山顶。

这次来哈巴,我们的盼望、梦想,就是促动我们前行的亮光。